主页 > 圈新网站 >生命并不是一条生产线

生命并不是一条生产线

作者: 时间:2020-07-24 141° 圈新网站

生命并不是一条生产线

改变认知

史堤夫‧李兹(Steve Rees)是个住在堪萨斯巿(Kansas City)的年轻爸爸。有一次他受邀到专门收容边缘学生的特许高中德拉萨教育中心(DeLaSalle Education Center),参加职业介绍午餐会。在餐会上,史堤夫发现许多德拉萨的学生都是被其他学校踢出来的,其中更有少数几个背负着不良纪录。但他也发现,这些孩子对于在人生中有所成就的渴望,强烈到他无法想像的程度。

史堤夫告诉我:「许多孩子没有办法找到一门适合他们的课程。有的孩子有学习和情绪问题,有的有社交障碍,但是他们却拥有不容忽视的潜力。」他决定为学校尽一份力。他为德拉萨的应届毕业生设立了一个允许他们选修大学一年级学科的计画;同时设立一套让德拉萨学生和堪萨斯巿白领成人配对的导师系统。这些成人义工会带着自己分配到的学生去吃午餐,然后让他们进办公室参观,几天后再出去吃一次午餐。这些孩子窥见他们可能可以拥有的未来,心里受到很大的鼓舞。

没有意料到的是,义工们和许多孩子建立起友谊,同样觉得自己受益匪浅。计画得到很好的效果,但是史堤夫不以此为满足。虽然他在此时刚好卖了他的建筑师事务所,离开美国两年,不过他从来没有忘记过德拉萨高中还有孩子们带给他的冲击。「他们很有勇气毅力,只不过这样的勇气毅力有时会被导往错误的方向。」

当他再度回到美国时,他向德拉萨的校长提议在学校里开一门创意创业课程。学校很快同意了。「我们在课堂上做一些像用牙籤组成桥梁、怎幺写一本书,或怎幺去做某些事之类的计画,我的目的只是要让他们开始思索实践的过程。开一家理容院需要做什幺?如果你一年想赚八万美元,你应该怎幺经营自己的理容院?在孩子们产生兴趣之后,他们甚至会一起讨论《纽约时报》商业版上的文章。」

成果非常正面,学生们十分热情地投入。可是真正的突破这时才要登场。自称是汽车迷的史堤夫和学生们一起设计了许多概念车。「我们本来只打算设计车型,并未考虑机器构造。孩子们自己做了小模型,然后我们投票选出其中一辆,大家合力用保丽龙做出一比一的大模型。孩子们开始问我:『为什幺我们不能组装一辆真正的车子?』他们不会因为怕问题可笑就不发问。我一直告诉他们不行,可是在被问了一百次之后,我转念一想:『孩子们跳脱了思想的框架,我得想个办法实现他们的愿望。』」

史堤夫买下一辆被撞烂的Indy赛车送到学校。一下子,他们从只能靠做些牙籤桥梁、保丽龙来想像,进步到可以亲手修复一辆有形的车子。因为它原本是辆赛车,所以车体异常轻巧。史堤夫发现他可以引导孩子们把赛车改装成电动车,如此一来,他们不但学习了新的科技,也同时明白什幺叫环境责任。

到了此时,这套课程的经费已经扩张到超过德拉萨所能负担的範围,于是史堤夫为它成立了一个非营利组织,命名为「心灵之旅」(Minddrive)。普利司通(Bridgestone)轮胎公司给了一笔赞助金,并且将他们的第一辆车运到公司测试,结果发现它居然能用一加仑汽油跑四百四十五英哩。「孩子们立刻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他们发现自己是有能力的。而在过程中,他们学会了基础的机器运作、高科技原理和团队合作。」

在我写这本书时,「心灵之旅」的学生已经改装了四辆车,分别是:报废的

一九九九年的Lola Champ赛车、报废的二○○○年Reynard Champ赛车、一九七七年Lotus Esprit跑车,以及一辆彻底被改装成电动车的一九六七年福斯Karmann Ghia汽车。他们在二○一二年开着自己改装的车,从圣地牙哥(San Diego)到杰克逊维尔(Jacksonville),一路上只停下来充电四十次,并在每一站发表演说。

二○一三年,他们开着另一辆车从俄亥俄州的阿克伦(Akron)到华盛顿特区。这个计画特别和社交网站合作,只要它在网路上被提及,社交网站就会依次数赞助燃料费。

现在,参加「心灵之旅」的成员遍及七所不同地区的学校。史堤夫说:「所有的孩子都喜欢汽车,因为它代表了自由。所有的孩子也喜欢网路,因为那是他们沟通最便宜的方式。一开始是各学校的辅导老师推荐学生给我们,然后学生们开始口耳相传,现在想要参加的人太多,我们反而为了要选择谁很为难。我们去年在德拉萨只贴了一张海报,上面写着:『请有兴趣的人在十点半到体育馆集合』。结果全校一百八十个学生,一共来了五十三个。想一想实在很感动,这些孩子为了参加这个课程,居然愿意牺牲自己的週末假期。

「他们在过程中因为亲手做出成果而增加了自信,每个人都认为这种感觉太棒了。我们尽力为孩子们策画一个特别的结尾,像是开着电动车横越美国。在完成之后,他们对自己的看法再也不一样了,他们开始相信自己有能力完成任何事,而这种态度也会影响学校里的其他学生。他们简直将这些参加『心灵之旅』的孩子们,当成名人堂的英雄。孩子会觉得自己很特别,不少人还特地穿着『心灵之旅』的T恤去上学!」

「心灵之旅」的学生成就让孩子们雀跃,但更引人深思的是,为什幺这些长年被认为成绩很差、被教育系统放弃的孩子,能够达到这种成就?

「他们是在教育系统中排名最后百分之二十的高风险学生。我们接触到的是几乎快成年的孩子,有些高一学生刚来时,甚至不懂如何使用量尺,你就不难想像他们的程度了。即使是学业成绩很差的学生,我们还是能够影响他们。我们发现他们有能力以不同的角度看待自己的未来,他们有热情,可以改变生命,朝向更好的方向发展。我们有个原本几乎每科都不及格的女孩,大家都告诉她这一辈子不会有出息了,在参加『心灵之旅』后,她不但以优异的成绩从高中毕业,后来还顺利当了大学新鲜人。

「他们在学校里找不到真正的价值。可是一旦有了自信,孩子们的成绩就会突飞猛进。」

人性问题

一致性的教育当然会有问题,因为每个人天生就不一样。所有的个体都是独一无二的,大家的外型、天赋、个性和兴趣全不相同。狭隘的一致性观念製造出很多被系统拒绝的非标準品,以及被强迫接受补救教学的次级品,都是无法避免的结果。能够符合系统要求的人就能表现良好,不能的人则无所适从。

这是严格要求服从的教育形态的主要问题。我说的不是遵守行为或社会风气的生活规範,而是在教育学生时,是否会鼓励孩子发问、寻找其他答案、探索不同可能、善用创造力和想像力等等。严格遵守规定是製造流程中很基本的原则,但并不适合用在人身上。因为我们不只长相不一、体型相异,而且只要在适当的环境里,人人都有展现高度想像力和创造力的潜能。只不过在服从的文化下,这类能力却受到极度打压,甚至成为被老师、同学厌恶的理由。

生产线对製造业来说很方便,却无法套用在人的身上。依照年龄分级教育的假设前提为:孩子们最重要的共同点就是「相近的製造日期」。事实上,不同的学生在学习不同科目时,速度都不一样,一个在某方面资赋优异的孩子,很可能在另一方面欠缺天份;某些活动不输大孩子的学生,可能在另一些活动不及比他小的孩子。除了学校之外,我们在日常生活中并不会这样分组,不会规定十岁儿童只能去某些场所,而且九岁的就不行。只有学校才会採用这种不合理的分类方法。

供给和需求原则也不能套用在人的身上,因为生命并不是一条生产线。你不妨去问问中年人或老年人,问他们现在做的事是不是自己在高中时想做的事,十之八九他们会回答你:「不是。」我们的生命充满了各式各样的变数,而其中绝大多数是我们当初连想都没想过的。

摘自《让天赋发光》

Photo:josef.stuefer, 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