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方面创新 >要改变家长之前,先要改变的是不愿意的老师

要改变家长之前,先要改变的是不愿意的老师

作者: 时间:2020-08-05 152° 方面创新

要改变家长之前,先要改变的是不愿意的老师

编按:王政忠,在爽文国中开启「以学生为中心」的翻转教育,成功创造爽文经验。在本篇,他分享了翻转教育改革过程中的故事。

要改变家长之前先要改变的是不愿意的老师。以下分享我们在这方面的努力与实例。

试想一个状况:下课时间,一个学生跟一个老师在走廊上不期而遇,学生跟老师说:「老师,我可以背这个礼拜的国文抽背进度给你听吗?」即便这个学生不是这位老师班上的,即便这个老师不是任教国文的,即便这个老师再怎幺不愿意、再怎幺假装、再怎幺委屈(噗哧),都会说一声:「好啊!」然后,等这个学生劈哩啪啦背完了两分钟的进度,这个老师还会自动的补一句:「很棒,继续加油!」

不是吗?即便不是所有的老师都会这样做,但是会这样做的老师,一定超过七、八成甚至九成。因为一个老师之所以是一个老师,内心都有一颗火种,火种或大或小,但一定都有的。我们在教育现场这幺多年一定都知道,这颗火种如果是上级来点(由上而下),一定很难,就算点燃了也很快就会熄灭。所谓人在政策在,人亡政策亡,长官来来去去,政策当然也来来去去。

但如果是学生来点燃呢(由下而上)?而且是周而复始的来点,那幺点久了就会成真,习惯就会成自然。因为没有一个老师会拒绝主动学习的学生,满足一个学生的学习需求,不过就是一个老师教学专业水準的最低要求而已。

所以改变老师的愿不愿意,在我们这里。就我的经验,是从改变学生的「想不想要」开始。
翻转,不就是要让孩子想要?翻转,不就是让孩子回到学习的主人身分?翻转,不就是透过课程设计教学改变,让孩子的学习饥饿?

孩子是分子,老师是分母,一个愿意的老师改变了几个孩子,几个孩子改变了几个老师,分母愈大,能承担能影响的分子就会愈多。分母与分子的关係就像鸡生蛋、蛋生鸡的轮迴。第一个愿意的老师,是影响这个轮迴是正向往上或负向沉沦的关键因素。所有的策略或尝试都有可能失败,我们也曾失败,一直到现在还是经常失败。

但我愿意对话,检讨,修正,再尝试。我就是愿意是个分母。愈多分母影响分子翻转,翻转分子成为分母。愈多分母,愈大翻转。不是吗?启动钥匙的,是愿意翻转的老师这几年在我班上进行的MAPS翻转教学实验,带来了这一班二十个偏乡孩子在课堂里忙着想要学习并在会考拿到7A、13B的惊喜,更带来校内其他老师在三年中跟着或大或小或多或少尝试翻转的感动,也带来更多学区家长在脸书或

在见面的场合,或追问或细问或肯定或支持翻转课堂的想法与做法。我完全认同「台湾教育的下一步,要从教师的尊严重建开始」。有专业,才有尊严,拿出专业,才能重建尊严。重建尊严不是翻转的目的,拿出专业进行翻转、成就孩子才是。

在明白的教师与不明白的家长之间、愿意的教师与不愿意的教师之间,需要多一个中介,那个中介就是孩子,而启动那个中介的关键因素,就是一个或更多愿意的老师。这不就是starve children(让孩子保持学习饥饿感)的概念吗?

一个愿意的老师在任教的班上改变几个学生,几个学生在校内改变几个老师、在家里改变几个家长,被改变的几个老师改变一群学生,一群学生改变大部分的家长、改变整个学校。多几个愿意的老师,就多几分想要改变、想要翻转的力量,这些力量就是分母,能承担、能影响、能改变、能翻转分子变成分母。

要在弱势家庭或EPA翻转的罩门是家长,开门的钥匙是学生,而启动钥匙的那一双手是更多愿意的老师。

【书籍资讯】
摘自《我有一个梦》

要改变家长之前,先要改变的是不愿意的老师

数位编辑整理:廖佩汝
Photo:pixabay,CC0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