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商务人工 >生命应该在事业之上,心念应该在能力之上

生命应该在事业之上,心念应该在能力之上

作者: 时间:2020-07-24 613° 商务人工

一九八八年十一月,台北仍有暖阳。

美好的週末上午,阳光透窗爬进吴清友家的原木地板。为了一览纱帽山,向阳大窗捨去阻隔的窗帘,随时欢迎自然光降临。插好早上买回来的花,吴清友的太太洪肃贤看了时钟,已过九点,纳闷先生怎幺还没起床。昨晚临睡前,他还提醒她今天要一起去石门水库参加公司庆功宴。

洪肃贤心想,「先去叫他起床好了!」一进房间,见吴清友还躺在床上,直觉不对劲,急忙趋前。

这一看,她惊呼:「你的脸色怎幺这幺惨白?」

「阿洪……可以帮我穿袜子吗?」吴清友皱着眉头,吃力的挤出这几个字,神情难掩痛楚。

她当机立断,对先生说:「走!我们去医院。」

司机从阳明山住家飞车到仁爱路的国泰医院,只花了短短半小时。出门时,吴清友还能忍痛缓步上车,到医院门口,人已虚弱到无法走路。洪肃贤向医院借了轮椅,快速推着先生进急诊室。

做完检查后,值班医师面色凝重。吴清友确诊为马凡氏症候群,因为主动脉的结缔组织鬆脱,造成部分血液回流心脏,心脏过度负荷而扩大,如果不进行人工瓣膜与人工血管的手术,性命难保。事实上,吴清友的身高是全家族的「异类」,高达一百八十八公分,两手张开的距离比身高还高,大拇指也特别长,是马凡氏症候群的典型特徵。

二十三日,吴清友穿着单薄的手术衣,坐在轮椅上,从加护病房被推到医院的教学课堂。当他被移躺到冷冰冰的教学台上,一阵寒意迅速透肤,不自觉起了鸡皮疙瘩。十位受训的住院医师围着他,轮流观察与问诊,有些比较粗心,没先用手暖热,就把冰凉的听诊器直接往他的胸膛一放,来回移动,冻得他直打哆嗦。吴清友忍着没出声,当个「称职」的示範病人,想像自己对医疗的传承能有一点小小帮助。

日后他经营诚品,特别重视服务要有优雅、人文的款待,因为书店与医院之于他,都是生命的道场。

出院返家,他坐在家中三楼,从大窗眺望纱帽山。同样的景致,心境却不同了。

开心手术,像是检视人生的开关,吴清友思索自己的生命。以前,理所当然认为明天能看见太阳、未来都能妥善规划,经历生死后才知,原来一个人活着,没有所谓的「理所当然」。

他自省,像自己这幺固执的人,假使上天不给他一场大病,这辈子或许都无法觉察无常,说不定还有更多的自以为是,遮盖心智而不自知。「大概是上天要我做一次生命的总检讨。我现在所拥有的、未来想追寻的,都是生命中最爱、最珍惜的吗?」术后疼痛的伤口好似是来带他穿透生命迷雾,窥见隐于浮云后的繁星太空。

回想三十八年的人生,不敢想的财富,莫名得到了;不想要的疾病(先天性马凡氏症候群),如影随形。这一正一反的两样事物,让他领略了过去几年一直在寻找的存在意义。一种前所未有的清明油然而生。

大病之前,他以为自己是因为喜爱建筑、艺术,所以想开一家人文艺术书店。亦无法说得明白,为何想像中的书店要有音乐、桌椅,人们可以自在进出,随心情或站或坐,以最安适姿态阅读;空间里也要有画廊、咖啡馆、小商场。

大病之后,他益发觉得是上天要自己做些有意义的事,愈来愈透彻。自己想做的不只是一家书店,而是一处能让身心安顿、心灵停泊的场所。书店、音乐、咖啡馆、画廊等场域,是为了创造优雅氛围的元素,因为优雅,才有机会让一个人的心灵感受到从容,进而享受被安顿的喜悦。

「史怀哲说过,每个想要活下去的生命,要与许多也想活下去的生命一起存活,我的生命应该也要如此效法。」他终于明白,未来想做的已经不单纯只是发展新事业,而是分享一种人与生命、阅读结合的价值观。多年前,为了经营公司,吴清友读了不少企管书籍,有一本中华企管出版《零基预算法实务》的观点令他受用极深。他想,企业预算每年都可以归零,生命不也应该如此吗?「生命应该在事业之上,心念应该在能力之上,」他自我期许,不能因为病痛,改变创办书店场所的心念。

不过,老天像是要验证他的心念有多强烈,原本要投资的股东得知吴清友手术的消息后,突然反悔了。

他们对他说:「书店本来就不是获利好的投资,当初我们是看好你的眼光与经营能力,现在你的健康出现问题,我们必须重新评估风险。很遗憾!我们不能投资你想做的书店事业。」

吴清友当然不会因为股东问题而打退堂鼓。他找三哥吴清河与大姐商量,两人二话不说,支持弟弟的梦想,集资补上现金不足的部分。

他很清楚,这是生命归零后的全新旅程,自己的心念也很单纯,就是一个生命因阅读而不再失落的个体,想要穷尽己力,为生长的这块土地播下阅读种子。至于未来走向何方,又能够走多久,他没有十足把握,亦没有多想。

为了帮生病中的他打气,一位哲学系硕士的员工,在卡片上写了:「吴先生,上天因为要你服一帖药,所以先让你生一场病。」当年这句用来抚慰吴清友的话,如今看来,像是呼应命运的预言。

上天给的这一帖药,其实是在引领吴清友追寻生命的本质,而这正是诚品的缘起 ── 一位深觉生命渺小、无常的中年人,想追寻一处能让身心安顿、心灵停泊之所在,人生重新启程,创办诚品。

也是在多年后,吴清友才逐渐理解,古今中外的任何生命一生中都会遭遇不同横逆,如果回到哲学起源,都是探索人存在的本质,这也是一个人的生命之根。

人往往把碰上的难关视为艰辛,如果能够洞悉生命,会发现它可能是这一辈子的好因缘。吴清友的生命正因而转变,诚品也由此诞生。

生命应该在事业之上,心念应该在能力之上

上一篇:
下一篇: